首頁 > 本地 > 封開新聞 > 正文

gucheng(顧城的簡介)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 “ 發現 ” ,
使用 “ 掃一掃 ” 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顧城為何殺妻?(重點看倒數二、三段)顧城,天才詩人,同時也是男人,是丈夫。二十年后,好友們的回憶更多地拼湊出了作為丈夫存在的顧城。他是個大孩子,這是最

顧城為何殺妻?

(重點看倒數二、三段)

顧城,天才詩人,同時也是男人,是丈夫。二十年后,好友們的回憶更多地拼湊出了作為丈夫存在的顧城。他是個大孩子,這是最多人的共識。一切要以他的個人意志為主,他餓了,就會洗劫朋友家的冰箱甚至搶奪兒子的吃食。他冷了,就要馬上去商店買衣服,不然就坐在地上。他不喜歡妻子買東西,也不喜歡她做飯,因為這有違他田園生活的理想……在他和謝燁的婚姻生活里,他是絕對的主人,是一個附著在謝燁身上的巨型寄生蟲,雖然百無一用,但還在用他敏銳的大腦指揮女人奔跑。在精神上,他更是“光芒城堡里的偉大的可汗”(顧城自稱),謝則是不可或缺、全心全意替他干活的侍女。顧城和謝燁的這種關系,通常被稱之為攫取者與供養者的關系,這在藝術家的婚姻中極為普遍。攫取者通常是男性,他們富有才華,于是憑借才華無限度地索取愛與關懷;供養者通常是富有奉獻精神的女性,作為上世紀80年代最典型的文學女青年,謝燁仰慕天才,陪伴在側,打點一切事務:開車,做飯,交際,把他說的話錄下來唯恐遺漏,吃植物,把剛出生不久的兒子寄養在別人家。

問題是,攫取者與供養者的關系只是一種短暫的平衡,極度不平等的關系最終會在某個時間點爆破,爆破的通常情況是供養者越來越不勝其負,不勝其煩。面對顧城這個越來越龐大、越來越蠻橫的被供養者,謝燁堅持了十年,最后投降了。她可能愛上了新人,也可能沒有,反正她準備撤了。她先是天真地想讓英兒接班,千方百計地把英兒從北京辦過來,欣然接受一男兩女的生活格局。但英兒顯然不是謝燁,她也是一個攫取者,是個平常人,沒有犧牲全盤的勇氣,她跟洋老頭走了。但謝燁還是要撤,顧城這下慌了。

漢學家顧彬一針見血地說過,“很少有人知道的是:若沒有謝燁,顧城便失去了生活能力,作為詩人也是不可思議的。她謄寫和審編了所有那些讓他出了名的稿子。他只能通過她說話,失去她,也就等于失去他的語言和他自身。他知道這點,而她也肯定知道”。所以,顧城在遺書上寫,“燁要跟別人走,木耳我也得不到。媽媽,我沒法忍了”。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攫取者仍然認為供養者應該無償地奉獻給他。如果不,就是欺騙,如果不,他就要亮出斧頭。

作為詩人,顧城極富天分,作為男人,顧城極度自私冷血,不承認甚至反感人們提到顧城是殺人犯的人其實都暗自認同這樣的邏輯:如果一個人富有天才,那他就有權利剝奪他人的生命,如果不承認這種邏輯,就是一個道德審判家。在這種邏輯后面,我看不到任何的正義,我只看到了比顧城更可怕的自私和冷血。如果可以把一場殺戮美化成神話,將一名精神患者詩意成天使,這無疑是一種病,一種獨屬于文人和文藝青年的病,極度弱智,相當偽善。

顧城的兒子木耳近況?_?

他現在仍不知道父母去世的真相,八八年出生的桑木耳已經成為新西蘭奧克蘭大學的工科學生。他還沒有讀過父母的詩,中文水平也很低,與爺爺奶奶只在1998年見過面。不過全家人都很喜歡這個陽光帥氣的大男孩。我也很欣慰。

顧城為什么總是戴著帽子

顧城的帽子是用他的一條牛仔褲的褲腿做的,

在訪談錄中張穗子曾經問過顧城:"為什么你無論在什么地方無論在什么時候都永遠戴著這頂帽子?"

顧城說:"當我完全不在意這個世界對我的看法時,我就戴著這頂帽子,也就是說,我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不過這頂帽子確實是我和外界世界的一個邊界,戴著它給我一種安全感.它像我的家.戴著帽子我就可以在我的家里走遍天下."

顧城的簡介

顧城,男,1956年生于北京。12歲時輟學放豬。“文革”中開始寫作。1973年開始學畫,次年回京在廠橋街道做木工。1977年重新開始寫作。并成朦朧詩派的主要代表。1980年初所在單位解體,失去工作,從此過漂游生活。1985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1987年應邀出訪歐美進行文化交流、講學活動。1988年赴新西蘭,講授中國古典文學,被聘為奧克蘭大學亞語系研究員。后辭職隱居激流島。1992年獲德國DAAD創作年金,在德國寫作。1993年10月8日在其新西蘭寓所辭世。留下大量詩、文、書法、繪畫等作品。

顧城是朦朧詩派的主要作者,著有詩集《白晝的月亮》、《舒婷、顧城抒情詩選》、《北方的孤獨者之歌》、《鐵鈴》、《黑眼睛》、《北島、顧城詩選》、《顧城詩集》、《顧城童話寓言詩選》、《顧城新詩選集》。逝世后由父親顧工編輯出版《顧城詩全編》。

另,人民文學出版社1998年出版《顧城的詩》。

1956年 生于北京。

10歲左右 開始寫詩。

1969年 隨父親下放到山東省濰河岸邊的荒灘上。輟學放豬。

1973年 開始學畫。

1974年 回京在廠橋街道做木工。

1977年 開始在報刊上發表作品。

1979年 組詩《無名的小花》在北京一家小報上發表,隨即引起詩壇的注意,并成為朦朧詩派的主要代表詩人之一。

1980年 所在單位解體,失去工作,從此過漂游生活。

1985年 加入中國作家協會。

1987年 應邀出訪歐美進行文化交流、講學活動。

1988年 赴新西蘭,講授中國古典文學,被聘為奧克蘭大學亞語系研究員。后辭職隱居激流島。

1992年 重訪歐美并創作。獲德國DAAD創作年金,在德國寫作。

1993年 10月8日在其新西蘭寓所辭世。留下大量詩、文、書法、繪畫等作品

標簽:封開新聞,開始,帽子

網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