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本地 > 鼎湖新聞 > 正文

產業鏈升級 工業互聯網平臺擔綱廣東智造“鏈主”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 “ 發現 ” ,
使用 “ 掃一掃 ” 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無人物流小車“長了眼”、生產設備“會說話”……在美的順德微波爐“燈塔工廠”,全價值鏈數字化運營,貫穿研發、制造、采購等方方面面

  無人物流小車“長了眼”、生產設備“會說話”……在美的順德微波爐“燈塔工廠”,全價值鏈數字化運營,貫穿研發、制造、采購等方方面面,一旦產業鏈有任何風險,系統都將提前預警。

  在廣東,同時擁有兩座“燈塔工廠”的還有富士康。目前,富士康內部已進行了10座“燈塔工廠”改造,今年這個目標將繼續擴大到20座,推動產業鏈整體升級。

  產業鏈升級背后,是全球制造格局的深刻改變——工業4.0時代的競爭,企業間的競爭正變為產業鏈間的競爭。尤其是疫情發生后,工業互聯網助力上下游企業共同打造更加靈活、更具韌性的供應鏈體系。

  廣東“十四五”規劃提出,著力培育若干鏈主企業和產業生態主導型企業,構建大中小企業融通發展的企業群。記者在調研中發現,工業互聯網平臺企業,借助上下游優質資源高效配置,擔綱產業轉型升級的“鏈主”,重塑供應鏈體系。

  企業變“虛擬數字工廠” 上下游備料一目了然

  “不管什么樣的定制柜子,我們都能在20天內交貨。”在位于從化的廣州美洛士家具公司,總經理羅方華向來訪者介紹,美洛士每天處理的不同板材部件有上萬個,靠人腦記憶根本做不到。顧客下單后,如何確保材料庫是否有顧客需要的原材料?

  羅方華的底氣來自其公司聯合廣州樹根互聯打造的“全球定制家居產業鏈平臺”。該平臺可以把最適合的加工訂單分發到最適合的工廠及機器,通過對歷史數據的統計和挖掘,掌握設備故障、生產負荷變化等,規劃出最優化的零部件加工訂單工藝匹配路線。

  同樣做到“心中有數”的還有位于佛山順德的新寶電器,通過開發的“產業鏈中央監控體系”,以訂單為核心,納入上下游產業鏈的將近150個系統上千供應商,從客戶洽談、接單,到供應商備料、生產制造甚至到物流數據情況,全產業鏈運作一清二楚。這個系統讓接單周期從60天壓縮到了40天,原材料供貨周期也從20天壓縮了一半。

  面對最近的原材料漲價,中興通訊受到的沖擊也遠低于行業平均水平。“以前是單向的信息傳遞,客戶根據我的訂單備貨,現在是雙向的,互相之間可以看到對方的備料情況,解決了大部分市場的波動問題。”中興通訊高級副總裁王翔說。

  對廣東電子、家具、家電等龍頭企業來說,一個個巨大的“虛擬數字工廠”正逐步完善,它推動企業內部、企業之間實現信息互通、協同合作。

  “鏈主”帶動作用凸顯 拉動產業鏈整體數字化

  加快產業數字化升級,龍頭作用凸顯,廣東“十四五”規劃提出,支持大中型骨干企業將產業鏈上中下游企業納入共同的質量管理、標準化管理、供應鏈管理體系。

  “制造業最重要就是供應鏈,從軟件供應商到設備供應商,富士康的合作伙伴有上千家,我們會對這些合作伙伴提出新的需求,一起相互提升,帶動產業鏈的互聯互通。”富士康首席數字官史喆說,隨著數字化技術的深入應用,核心企業的需求快速傳遞給上游,品質管理、采購、物流等信息,都能直連到一個系統中來,提升協作效率。

  在疫情的不確定性中,富士康的數字化、智能化供應鏈,成為協調市場供應需求的中樞大腦,聯合上下游供應鏈組成一個整體聯動的“機器”,它盡管龐大卻十分靈活。“第一次獲評‘燈塔工廠’,或許有一些偶然因素,但第二次獲評,說明富士康已經形成了一套‘燈塔工廠’孵化體系。”史喆說。

  過去,制造業上下游供應商總有一種“貌合神離”的關系,一方面,核心企業對成本核算總是精打細算,連制造企業每一個環節的利潤都核算清楚。另一方面,核心企業出于供應鏈安全考慮,往往選擇三兩家同品類。而現在,上下游企業都成為了“合作伙伴”,在技術研發等環節上深度互動。

  當前,廣東在產業鏈中培育更多關聯企業和關鍵節點企業,拉動企業在產業鏈中的競爭力。華為、美的、富士康、賽意信息等關鍵龍頭企業,將自身積累的數字化能力,提供給上下游的合作伙伴,形成網絡化協同,鑄就了產業鏈的“鏈主”地位。

  打破“低價低質”標簽 粵企掌握更多話語權

  升級設備、改造工藝,不僅推動企業強筋健骨,也推動企業在產業鏈上謀求更優位置。

  新寶股份曾以代工企業聞名,公司總裁曾展暉深刻感受到,新產品已經打破了“低價低質”的標簽,“最早是國外客戶拿著圖紙,告訴我們應該怎么做;后來是我們畫圖紙,給客戶審核;現在,我們設計圖紙并生產產品,逐步把生產到設計的各個環節的能力培養出來了”。

  越來越多的國貨讓海外客戶感到驚艷,深圳掃地機器人企業由利公司給產品加上了語音控制,“對智能語音這種新生事物,中國企業反應太快了。”公司董事長鐘搏說,國外品牌約兩三年更新一次產品,加上遠離供應鏈,讓企業反應遲鈍,創新跟不上節奏,而中國產品每年迭代數次,逐步占據了行業發展的主動權。

  “很多制造業企業不再是頂著代工廠的標簽,相反,很多富有創意的技術甚至擁有定義下一代產品的能力。”史喆說,當企業逐步有了自主研發能力,對技術改造和技術升級的需求也越來越高,企業也可以通過制造現場的技術提升,推出產品創新,進而掌控更多的話語權。

  ■記者手記

  “鏈主”與“鏈長”聯手助廣東強鏈

  產業鏈供應鏈安全穩定是構建新發展格局的基礎,今年廣東首次將探索實施“鏈長制”寫入政府工作報告,“鏈主”與“鏈長”角色可謂是相得益彰。“鏈長”可以更好發揮政府在宏觀調控中的作用,加強對新興產業鏈和面臨較大風險產業鏈的支持和協調;“鏈主”發揮龍頭企業的市場號召力和輻射帶動作用,集聚上下游配套企業,推動產業鏈縱向延伸、供應鏈橫向配套。

  “鏈主”與“鏈長”的關系,還是一個在資源配置中如何既讓市場機制起決定性作用,又能更好發揮政府作用的問題。“鏈長”的責任是維護和發展產業鏈,集中力量攻克工業軟件、工業操作系統等“卡脖子”難題,補齊工業互聯網短板,“鏈主”在市場競爭中逐步獲得了產業鏈中的話語權和領導權,雙方攜手推動廣東穩鏈補鏈強鏈控鏈工作。

  南方日報記者 郜小平 姚翀 葉丹

  實習生 羅俊敏 謝銘泓

標簽:鼎湖新聞,企業,產業

網友評論: